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新闻  招聘  产品 

确立新能源重大战略地位保障经济可持续发展

 

进入本世纪以来,随着经济加速发展,我国能源瓶颈问题再次凸显,而且更加严重,已成为影响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大障碍。党中央和国务院高度重视能源问题,将其摆到极重要位置。2005年3月7月,在全国政协副主席、工商联主席黄孟复的带领下,邀约人大、国务院部门同志及专家、企业家参加,工商联对我国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以下简称新能源)发展进行了调查,这次调查,我们看到了随着《可再生能源法》即将实施,企业对新能源发展空前积极,大量社会投资蓄势待发;看到了地方对新能源认识明显提高,正在制定和准备实施宏大的新能源发展规划。这次调查,使我们对新能源发展有了新的认识,对中国能源发展长期战略和结构调整方向也有了新的理解。总的看法是,从长远看,中国和世界能源发展的根本出路在新能源;随着新能源技术突破和产业化发展,部分西方国家已经在战略上将新能源作为近中期的重要替代能源和中长期的主体能源,中国新能源发展潜力巨大,未来不可限量,必须提高认识,确立新能源重大战略地位;要完善我国能源发展总体战略,近期以常规能源为主,同时大力发展新能源,中期并重发展常规能源与新能源,远期逐步以新能源为主;要发挥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采取系统配套政策和强有力措施,全面鼓励和支持新能源发展。以下是我们的认识与建议。
 
一、企业和地方对新能源认识转变快,实际行动迅速,规划目标大
 
我国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开发利用起步于90年代初,经过十多年发展已取得一定成就,但总体落后,与国外差距很大。十多年来,我国新能源发展主要靠企业和市场自发力量推动,国家政策作用不显著。今年以来,地方发展新能源积极性空前提高。许多新能源企业明显提高了发展目标,部分地方已将其作为新的重要经济增长点来规划和推动,大量社会投资正在准备投向新能源。
 
例如,内蒙风电发展势头正劲。去年全区风电装机仅4.7万kw,现己建和在建达36.5万kw,相当于去年全国的一半,今年计划开工100万kw:全区2010年的规划是400万kw,相当于全国风电2010年规划的总和,而该区仅赤峰、锡盟和察右中旗等三地2010年的规划就超过450万kw。河北张家口,今年以来已有15家企业签订了总量达755万kw风电的开发意向或开发协议。为支持发展风电等,上海开始推行“绿电”购买制度,电价虽比正常高0.53元/度,但得到了社会积极响应。
 
又如,作为国内最早和最大的太阳能热水器企业的山东皇明太阳能集团提出,要在过去十年发展成为中国太阳能热水器第一知名品牌基础上,争取在下一个十年成为世界知名品牌。皇明公司所在的德州市己将太阳能产业作为未来支柱产业,并规划将该市建成为中国第一个太阳城。
 
再如,河北保定高新区提出要以中航惠腾(全国最大风电叶片生产商)和英利公司(全国最大的全产业链太阳能电池生产商)等几十家新能源产品和设备制造企业为基础,建设中国最大的新能源设备制造基地和产业集群。
 
以上只是几个例子,全国其它许多地区也有类似状况。可以说,目前中国新能源加快发展趋势已经初显端倪。企业和地方之所以对新能源有如此积极性和前景展望,主要是基于两个原因:①受近年来国外新能源的技术不断突破、市场快速扩张、规划目标宏大、产业大发展已成趋势的影响;②受我国《可再生能源法》出台、相关配套政策即将制定、中国新能源经济大发展机遇到来的影响。后一个影响是最根本的。企业和地方有关人士认为,根据欧洲经验,只要政策到位,中国新能源产业发展前景比估计的更乐观,他们的发展目标完全能够实现。
二、欧盟等西方国家对新能源先知先觉,正在引领新能源技术革命浪潮,世界新能源产业大发展趋势正在形成
根据有关专家学者介绍和我们的研究,西方新能源发展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和经验:
 
1.动手研究早,技术已取得突破。西方国家20世纪50、 60年代开始研究风能和太阳能等应用技术。90年代取得很大突破并较多地应用于生产,本世纪以来技术与设备水平更加快速提高。风电单机功率水平80年代在100 kW级以内, 90年代在1000 kW级以内,现在普遍是1000kW级以上,最高达5000kW,2010年前将达10000 kW级。太阳能单晶硅电池实验室光电转换效率目前已提高到25%,多晶硅电池效率已超过20%,未来十年左右光伏发电技术将有更大突破。
 
2.成本降低快,具备了商业化条件。风力发电成本80年代初大约为0.15欧元/kw·h,90年代初降到0.06欧元/kw·h目前降为0.04欧元/kw·h左右;2010年将降至0.03欧元/kw·h以下,届时将与煤电成本相当。光伏组件成本70年代初为80/wp,80年代初为$13/wp,90年代初为$4/Wp, 2001年为$2.1/Wp,发电成本达到$0.245/kw·h,2020年将降至$0.05/kw·h以下,接近煤电成本。目前风电己进入规模化生产阶段,光伏发电已开始部分商业化生产。
 
3.市场扩张迅速,产业大发展趋势正在形成。世界新能源发展形势既超出常规能源领域专家的预料,也超出新能源领域专家自己的预料,欧洲各国政府及有关研究机构在不断地调高对新能源发展目标的预测。世界风电装机20世纪90年代以来年均增长近30%,欧洲增长近40%。到2004年,世界风电总装机4762万kw,西方占90%以上,欧洲占73%,
 
德国占35%;风力发电已占世界总电量的0.5%,在德国则已占6.2%,已超过水电比重,在丹麦更是高达20.8%。欧洲风能协会的《风力12》可行性研究报告预测,世界风电装机2010年、2020年和2030年将分别超过2亿、 12亿和27亿kw,届时风电将占世界总电量的2.26%、12%和21%,逐渐成为世界主体电力。欧盟要求风力发电2010年达到10%。2025年达到25%,丹麦能源部计划风电比重2015年达到35%, 2030年达到50%。近10年世界光伏电池组件生产年均增长率33%,近5年为43%,去年为61%。目前世界光伏发电总装机超过400万kw,西方占95%。世界权威机构预测,今后几十年光伏发电仍将年均递增25%以上,到2010年装机将达1500万kw,2020年达1.5亿kW,届时发电将占世界总电量的1%,2050年左右可达25%,成为世界主体电力。(见附表1,世界各国风电情况及未来发展预测)
表1 2004年各国风电装机情况及未来规划目标
国家
总装机/MW
占世界风电比重/%
现占电力比重/%
未来发展总量和比重目标
实现时间
规划、预测机构
世界
47616
100
0.5
1200GW
12%
27%
2020
 
2030
风力12
德国
16628
34.7
6.2
25%
30%
2025
2030
政府
风能组织
西班牙
8263
77.2
 
12%
2010
电力法案
美国
6740
14.1
 
6%
2020
风能协会
丹麦
3117
6.4
20.8
35%
50%
2015
2030
能源部
印度
2985
6.3
 
5000MW
2012
政府
意大利
1125
2.6
 
25%
2010
欧盟
荷兰
1078
2.3
 
3000MW
2020
政府
日本
896
2.1
 
3000MW
11800MW
2010
2030
政府
风能协会
英国
888
1.9
 
7500MW
2015
风能协会
欧盟
 
 
 
230GW
13%
2020
风力12
中国
764
1.6
 
4000MW
0.6%
20000MW
2%
170GW
12%
2010
 
2020
 
2020
国家能源及电力建设规划风力12
  注:数据来自欧洲风能协会等国际组织,《风力12》报告、我国政府规划和主要媒体正式报道
  
4、国家意志作用显著,法律政策推动力大。基于调整能源结构、保证能源安全、保护生态环境、解决社会就业和占领世界新能源产业发展至高点等战略性需要,西方国家在新能源发展上较多地采用了国家强制、政府推动的"准计划经济"办法,这与其信奉的经济自由和市场原则形成强烈对照。主要做法是,在立法上明确新能源的法律地位、发展目标和社会义务要求,在行政上实施强制配额、强制购买、价格分摊和绿色消费制度;在经济上推行财政补贴、税收优惠、成本定价、低息贷款和政府采购等政策。这些措施对新能源的技术不断突破、产品和设备商业化、市场迅速扩张、产业大发展起了决定性作用。如德国的强制购买制度,包括推行强制入网、固定电价、费用分摊等多项具体制度,目的是将新能源成本高于常规能源的部分强制转移到各类用电单位和个人身上,从而使发展商可以获得正常甚至超过常规能源的投资回报。又如,美日德等国由政府资助实施的大规模“光伏屋顶”计划,在短短几年内就使几十万户家庭安装了屋顶光伏发电系统。有专家指出,西方国家新能源产业如果完全由市场力量来推动的话,绝不可能发展今天这样的水平与规模。
 
  5.是环保意识强,绿色经济己为社会普遍认同。西欧民众的环保意识强,绿色和平组织的社会影响大,欧盟又是《京都议定书》的最大倡导者和落实者。受此影响,欧盟各国从政府到企业再到消费者普遍认同发展新能源,推广清洁生产,接受绿色消费。荷兰有约13%的居民用户选择使用绿色电力,瑞典绿色电力销售比重达6%,国家对此提供免税等支持。德国的绿党是执政党,该党的绿色经济理念在政府管理中多有体现,这为德国成为新能源产业发展最快、影响最广的国家提供了政治条件。
 
 
 
  上述特点与经验非常值得我国认真研究、学习与借鉴。
  我国是经济大国,GDP居世界第6位,更是能源大国,能源生产和消费总量居世界第二位。但是中国在新能源发展上还是小国和弱国。去年我国风电装机76万kw,仅占全国总装机的0.17%,占世界风电的1.6%。 20世纪90年代我国曾规划到2000年风电发展装机100万kw,这个目标今年才能实现,晚了5年。这与常规能源发展提前实现目标、且大幅度超越目标的状况形成强烈对照。我国新能源发展、仅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也明显落后于印度。印度是发展中国家新能源产业发展之最,目前新能源发电已占5.5%,去年风电装机300万kW,居世界第五位,是中国的近4倍。我国新能源发展之所以滞后,主要原因是认识上低估、战略上轻视和政策上忽视新能源。低估新能源的技术和发展潜力,总认为它是“小打小闹、准成气候”,认识低估导致轻视新能源的重大战略意义,总认为新能源只不过是补充能源,它“只是未来希望、远水不解近渴”,战略轻视又进一步导致在发展新能源上缺乏总体和长远政策,即使有一些措施也缺之力度、没有社会鼓动性。十多年来,我国新能源发展主要靠社会力量和民间投资起作用,政府作为不是很大,当然发展不起来,形不成大气候。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目前这种状况并未根本扭转。有关部门现在仍然缺乏对世界新能源形势的正确判断,仍然低估我国新能源发展的内在要求和巨大潜力,仍然没有充分认识新能源的重大战略意义。近来通过的国家能源和电力等中长期发展规划,虽然将新能源发展列入考虑之中,但仍将其摆在极为次要的地位,发展规划目标仍然定得很低。其中风电装机2010年400万kw、2020年2000万kW;光伏装机2010年45万kW,2020年4100万kw,分别占届时全国电力总装机的1.5%和4.2%。这样的发展目标定位仍然只是“小打小闹”。这一比例远低于届时世界新能源的可能发展水平。如欧洲风能协会的《风力12》可行件研究报告预计,到2020年风电将世界电力总需求的12%,中国也可达到12%的水平。还要指出的是,这一“小气”的规划严重脱离实际,一出台就将过时。比如风电,实际上明年就有可能超过2010年规划目标。
 
  在国家能源发展领导小组成上时温家宝总理强调指出:“要着眼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以全球视野、战略思维和长远眼光,加强能源战略研究,进一步理清能源工作思路”,要“促进能源合理在间和结构调整”,“积极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我们认为,必须按照这一要求重新看待中国新能源问题,提高对新能源的认识,确立新能源重大战略地位,推进和实现新能源大发展。否则,我国将发生能源中长期发展的战略性失误。总的设想是:在战略定位上,要把新能源作为重要替代能源来发展,近期以开发常规能源为主,同时大力发展新能源,中期并重发展常规能源与新能源,长期逐步以新能源为主;在规划设计上,大幅度提高新能源发展预期目标,争取新能源比重在2010-2015年间达到世界平均水平,在2020年超过世界平均水平;在政策制定上,充分发挥国家意志作用和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采取系统配套政策和强有力推进措施,对新能源发展进行全过程全方位引导、鼓励和支持。
 
  这里的"重要替代能源""并重发展",其主要含义,一是经过这轮以煤电为主的能源建设超常发展时期之后,在未来的新增能源中应用并发展常规能源和新能源,特别是在电力增量上要较多地以风力发电和生物质能发电替代煤;二是指国家在能源发展的政策导向、财力支持和工作精力安排上,要并重考虑常规能源和新能源问题。
 
  目前,国家正在制定“十一五”规划,也将制定新能源中长期发展专项规划。基于上述想法,我们建议,重新调整和大幅度提高新能源规划目标,将其从目前确定的2010年为1亿t和2020年为2亿t标准煤,提高到2010年为2亿~3亿t和2020年为5~6亿t标准煤,使其届时占全国能源总量的比重分超过10%和20%,与届时世界平均水平相当或略有超过。
 
  鉴于世界风电产业已经比较成熟,我国也已具备大发展条件;中国的太阳能热利用产业已居世界第一,对电力的替代性很强,可以更大规模发展;生物质能资源丰富、技术有基础,可以加速发展。因此,建议近中期的新能源发展应将风电、太阳能热利用和生物质能利用放在突出位置。经与有关专讨论,提出我国风电装机和太阳能热水器规划目标方案建议。
 
  风电发展,低方案是现规划目标的4倍,即使2010年为1600万kw,2020年位8000万kw;高方案是现规划目标的8倍,即2010年为3000万km和2020年为16000万km,这与欧洲风能协会对我国的预期目标值差不多。
 
  太阳能热水器发展,将拟定的规划目标提高50%以上,即2010年的1.4亿m2,2020年的2.7亿m2提高5亿m2,家庭普及率达到30%左右。
 
生物质能和光伏发电等其它新能源产业规划也应根据情况作相应的较大幅度调整,(见附表2~5,新能源、风电、太阳能热水器2020年发展规划目标建议和绩效评价表)
 

表2 2020年中国能源生产总量及结构目标
 
2003
2004
2010
2020
规划总目/亿t标煤
16.03
18.46
22
27
煤炭/亿t
16.67
19.56
21
23
标煤/亿t
11.91
13.96
14.6
16.4
比重/%
74.5
75.6
67.3
60.9
石油/亿t
1.7
1.75
1.9
2
标煤/亿t
2.43
2.49
2.72
2.86
比重/%
15.15
13.5
12.5
10.6
天然气/亿m3
350
414
750
1200
标煤/亿t
0.46
0.55
0.998
1.6
比重/%
2.9
3
4.5
5.9
水电/亿度
2830
3280
5020
7630
标煤/亿t
1.08
1.458
2.044
3.104
比重/%
6.74
7.9
9.4
11.5
核电/亿度
403
 
870
2450
标煤/亿t
0.15
 
0.355
0.996
比重/%
0.94
 
1.7
3.7
新能源
 
 
 
 
标煤/亿t
 
 
1
2
比重/%
 
 
4.6
7.4
CO2减排/亿t
 
 
2.5
5
建议目标1/超1倍
 
 
 
 
标煤/亿t
 
 
2
4
比重/%
 
 
9.1
15
CO2减排/亿t
 
 
5
10
建议目标2/占较大比例
 
 
 
 
标煤/亿t
 
 
2.2
5.4
比重/%
 
 
10
20
CO2减排/亿t
 
 
5.5
13.5
表3 2020年能源消费总量及结构目标
 
2003
2004
2010
2020
规划总目/亿t标煤
16.78
19.7
24
31
煤炭/亿t
15.9
18.8
20
22
标煤/亿t
11.26
13.34
14.07
15.58
比重/%
67.12
67.7
59
51
石油/亿t
2.67
3.13
3.5
4.5
标煤/亿t
3.81
4.47
5
6.43
比重/%
22.71
22.7
21
20.7
天然气/亿m3
350
415
1000
2000
标煤/亿t
0.47
0.5
1.33
2.66
比重/%
2.7
3
6
8.6
水电/亿度
2830
3280
5020
7630
标煤/亿t
1.08
1.38
2.044
3.104
比重/%
6.45
7
9
10
核电/亿度
403
 
870
2450
标煤/亿t
0.15
 
0.355
0.996
比重/%
0.9
 
1
3.2
新能源
 
 
 
 
标煤/亿t
 
 
1
2
比重/%
 
 
4
605
t新能源建议1/超1倍
 
 
 
 
标煤/亿t
 
 
2
4
比重/%
 
 
8.3
13
建议2/占较大比例
 
 
 
 
标煤/亿t
 
 
2.2
5.4
比重/%
 
 
9.16
17.4
注:常规能源2003年和2004年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其余来自能源规划。

 
四、推进新能源大发展,既十分必要,也完全可能
  提高新能源发表目标,推进和实现新能源大发展,有人表示怀疑。我们认为,这既是十分必要的,也是完全可能的。
1推进新能源大发展是十分必要的
  
第一,这是调整能源结构、保证能源供给的需要。根据能源规划,2020年我国一次能源需求值是25~33亿t标准煤。我国能源结构发展战略是煤炭为主体。电力为中心、多元化发展。2004年我国一次性能源生产18.46亿t、消费19.7亿t,分别比2000年增长72.5%和51.5%。估计2006年我国能源实际消费量将达24亿t,提前4年实现2010年目标。因此,从发展趋势看,未来规划目标的上限也完全可能被大大超越,到时不仅供求总体缺口大,结构矛盾也更加突出。与常规能源相比,新能源实际潜力最大,推动其大发展是解决未来能源矛盾的重要出路。例如,若能通过大发展,使新能源比重在2020年达到20%左右,我国未来能源瓶颈与结构矛盾将明显缓解。
表4 风力发电目标建议及绩效数据表

  
装机容量(万kw)
年发电量(亿度)
节约标煤(万t)
CO2减排量(万t)
减少外部成本(亿元)
累计总投资额(亿元)
2004
76.4
17.6
67
133
13.2
 
规划:2010年
400
92
331
730
69
 
2015
1000
230
793
1840
173
 
2020
2000
460
1518
3680
3454
1120
《风力12》
17000
4169
13757
32520
3127
9520
建议:目标1
12000
2760
9108
22080
2070
6720
目标2
16000
3680
12144
29440
2690
8740

  注: 1.发电量为能源规划、《风力12》数据,建议发电量按能源规划数据推算。
2.节约标煤按规划提出电煤消耗目标推算,其中目前380克/度,2010年360克/度。2020年330 克/度。
3.二氧化碳减排量按800克/度计算,依据是《风力12》中的煤电平均850克/度,香港中电集团报告中内地电厂为770克/度,取其均值。减少外部成本按香港中电集团煤电外部成本报告数据(7.58欧分/度,即约0.75元/度)推算。
4.总投资额按《风力12》数据(历年累计平均560欧元/kw)推算。
表5 太阳能热水器发展目标及绩效数据
 
2003
2010
2020
草拟规划目标/万m2
5200
14000
27000
节煤/万t标煤/a
676
1820
3510
替代电力/亿度
156
420
810
CO2减排/万t
1720
3360
6480
减少外部成本/亿元
11.7
315
607
建议发展目标/万m2
 
20000
50000
节煤/万t标煤/a
 
2574
5720
替代电力/亿度
 
594
1320
CO2减排/万t
 
4732
10560
减少外部成本/亿元
 
445
990
世界/万m2
12000
 
 
欧盟规划/万m2
 
10000
 
  注: 1.节煤数据来自2020年可再生能源规划(草幸)及相应推算
2.替代电力按一年300度/m2推算,CO2按800克/度推算,减少外部成本按0.75元/度推算。
 
 
 
  第二,这是搞好现宏观调控、合理引导投资的需要。目前社会游资很多,到处找寻机会,那里热投向那里,重复建设加重。这一轮电力投资超常规发展就是明证。新能源是清洁能源、环保产业,不存在重复、盲目建设问题。推动新能源大发展,将吸引大量社会投资进入,安置大量人员就业,有利于调整投资结构,扩大就业渠道,实现国家宏观调控目标。据估计,如果政策到位,就可将相当大部分常规能源投资引向新能源,我国新能源投资规模将从每年几百亿元增长到上千亿至几千亿元。
 
  第三,这是解决"三农"问题、实现农村小廉的需要。我国7亿多农民居住分散,能源使用以薪材燃烧和燃煤为主,这既加重农村污染,又损害农民健康,我国部分适合于能源转化的重要粮食品种的生产潜入巨大,但增产过多又导致谷贱伤农,我国有近3000万农牧民居住在无电可供的偏远地区。这些问题严重阻碍着我国农村的小康建设进程。大力发展生物质发电和液体燃料,发展太阳能热利用和光伏发电等新能源,并在人材广泛应用,是解决上述难题一条根本途径。
 
  第四,这是环境保护、人民健康的需要。我国二氧化碳的70%、二氧化硫的90%、氮氧化合物的67%来自燃煤。我国是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二氧化碳排放量居世界第二,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烟尘排放量均居上界第一。2002年二氧化碳排放量美国为58亿t,中国为33亿t,分别占世界的23%和13%。环境污染严重损害人民健康。据UNDP的《中国人类发展报告》,2001年全球20个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中,中国占16个;其《2002全球环境展望》说,中国11个最大城市中,燃煤烟尘和细颗粒物每年使5万人夭折,40万人得慢性支气管炎。世界银行估计中国的大气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占GDP的3%~7%;并根据我国发展趋势预计,2020年中国将为燃煤污染导致的疾病支付3900亿美元的费用,约占当时GDP的13%。解决中国生态问题,提高常规能源的效率和清洁区固然十分重要,但它只能缓解污染加重的趋势,但不能扭转这个趋势,更谈不上根治污染。据我国权威机构测算,若要使中国的生态环境质量到2020年时能够保持回目前状况,找我国资源生产率必须提高4~5倍(情景1),若保持资源生产率的目前水平状况,生态环境压力将增加4~5倍(情景2);若生态环境质量要比目前明显改善(如提高一倍),资源生产率必须提高8~10倍,单位GDP的环境影响降低到现在的1/10(情景3)。按照目前已定的能源发展战略格局,我们可以避免“情景2”了。但基本不能实现“情景1”,根本无法达到“情景3”。只有推进新能源大发展才是解决环境污染的根本出路。根据欧洲风力协会《风力12》报告,如果我国2020年实现风电装机1.7亿kw和发电4169亿度,届时二氧化碳减排量将达3.25亿t(按替代煤油气综合计算)或4.6亿t(按替代煤电计算),相当于2002年排放总量的10%或14%。如果其它新能源产业也大发展,有希望根本扭转中国环境污染加重的趋势,实现前述“情景1”目标,争取“情景3”目标。(见附表6,中国近年废气排放情况)
 
  第五,这是保障国家经济安全的需要。我国对世界资源的依赖日益增长,石油的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40%,2010年前将超过50%。这促使我国必须加大实施“走出去”战略。近年来“走出去”战略取得不小成效,但由此引起的国际担心和矛盾也在加重。国际上鼓吹的“中国威胁论”,寻找的一大理由就是我国对世界能源需求的迅猛增长。同时,美国等试图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一个主要办法就是阻碍中国开发利用它国资源。这次中海油收购尤尼科受阻并最后失败,主要原因就是美国政界有许多人反对。美国最近出笼的《中国军力报告》,宣称中国军事扩张的一大战略考虑就是对世界能源迅猛增长的需求。中国的经济安全因能源安全而日加重,能源安全已成为中国最大经济安全问题。要解决问题,除了“有理、有节、有利”地继续实施“走出去”战略外,另一重要途径就是眼睛向内,大力发展“与人无争”、“与世无争”的新能源。如果通过努力将我国新能源比重逐步提高到、甚至超过世界平均水平,我国能源发展的国际压力将会大大减小,甚至可以通过新能源技术设备出口为其它国家的能源安全提供帮助。
 
  第六,这是担负世界大国责任的需要。我国已在《京都议定书》上签字,2012年后肯定要承担相应的温室气体减排义务。在最近召开的G8峰会上和中美六国领导人会谈上,我国对生态环境问题又提出了新倡议、做出了新承诺。但从发展趋势看,2012年前后我国的废气居排放只会增加。不会减少,甚至可能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排放大国。国际权威机构估计,到2015年中国废气排放将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一位,届时排放量将占世界的28%。从近两年情况看,这个估计并非耸人听闻。我国曾计划2005年工业废气排放要比2000年的13.8万亿m3降低10%,但到2003年反而增加了44%,高达19.89万亿m3,若按我国2002年能源消费的二氧化碳排放比值2.2(吨二氧化碳/吨标准煤)推算,2005年我国将能源消费将超过22亿t的标准煤,二氧化碳总排放量可能达45亿t。这样的趋势如果继续下去,到2012年后,中国的环境问题将成为世界环境安全大问题。西方等对我最大的指责可能由“中国人权”问题转变为“中国污染”问题。现在离2012年已为期不远,只剩7年,时不我待,必须未雨绸缪。在G8峰会上胡锦涛主席指出“气候变化既是环境问题,也是发展问题,归根到底是发展问题”,“各国在推进发展的过程中,应该本着对本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负责的态度,充分考虑资源和环境的承受力,统筹考虑当前和未来的发展,积极加强国际合作,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挑战。”而推进新能源大发展,正是应对气候变化挑战、减缓温室气体排放增长趋势的一大途径,也是我在国际上树立清洁生产和绿色消费形象、减小国际对我环境问题指责压力的根本举措。
 
2推进新能源大发展,也完全有条件、有可能实现。
 
  第一,从国际发展形势看,新能源在技术上有的已经、有的即将取得根本性突破,新能源生产成本有的已经接近常规能源、有的成本差距正在迅速缩小。新能源商业化、产业化发展趋势有的已经、有的即将形成,新能源在2020年左右成为部分发达国家的一个主体能源、成为世界性的重要替代能源几成定局。我国只要抓住历史机遇,紧跟世界步伐,就能够实现中国新能源的大发展。
 
  第二,中国已经具备新能源大发展的现实基础。从国内现有条件看,我国小水电产业非常成熟,早已具备市场竞争力;太阳能热水器产业已居世界第一,太阳能热利用的对电力和燃气的市场替代性极强;风能技术与西方差距不很大,光伏技术差距也在缩小;生物质能发展前景非常可观,其它新能源的潜力也很大。一句话,中国已经具备新能源大发展的现实基础。
 
  第三,从可利用资源看,太阳能和风能资源无限、取之不尽,潮汐和生物质能等资源极丰富,有大发展的完全条件。例如,我国有荒漠土地108万平方公里,主要分布在光照资源丰富的西北高原地区;每平方公里可安装100MW光伏列阵,每年可发电1.5亿度;只要开发利用1%的荒漠,就可以发出相当于我国2003年全年的用电量。又如,按目前开发技术,我国可利用的风能陆地为2.56亿kw,海上为7.5亿kW,共计10亿kW,超过目前全国电力总装机的2倍多。
 
  第四,从我国未来形势看,《可再生能源法》已经颁布,配套政策将出台,企业和地方也在作大发展准备,各类社会投资蓄势待发。只要国家在具体政策上真正做到措施到位、力度到位,我国新能源一定会出现跳跃式的大发展。
 
  五、采用新观念、新政策、新体制、新机制,推动新能源大发展
  我国《节能法》已经实施了十多年,但总体收效不是很大。主要原因是缺乏系统配套的支持性政策和严格的实施监督。这个教训应当认真汲取。对将要实施的《可再生能源法》,人们既盼望配套政策及时出台,更盼望政策要有含金量、有大力度、有硬办法。企业和地方都在呼吁,国家在新能源政策上绝不能再重复过去那种“调子高、内容虚,措施少”的做法。我们认为,新能源是今天的新产业、未来的大产业,必须打破常规思维,突破传统做法。树立新观念、采用新政策、建立新体制、形成新机制、推进大发展。
 
1树立新观念
树立新观念就是要用新的政策理念看待新能源。
 
其一,新能源是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国家应当象抓其它高新技术产业一样,采取特殊、优惠政策给予大力扶持和鼓励。
 
其二,新能源是规模经济效益快速提升的产业。随着技术进步和生产规模扩大,新能源的成本将快速降低。在新能源初期发展阶段,政策支持力度越大,技术进步和产业规模扩大就越快,生产成本降低也就越快,就能尽快接近、达到甚至低于常规能源成本。
 
其三,新能源是清洁能源、绿色产业。它与常规能源的最大区别是,新能源“生产成本高、外部成本低”,常规能源“生产成本低、外部成本高”。“外部成本”是指一种能源在生产和消费全过程中带来的资源减少、环境污染、健康损害等社会负效益。如目前风电生产成本大约是煤电的近2倍,但它没有或只有极小的“外部成本”。常规能源的生产成本较低,但“外部成本”很高。例如,来自欧洲的一项历时十年的研究表明,煤电的“外部成本”高达2~15欧分/度(平均7.58欧分/度),是其生产成本的1~2倍,而风电只有0.2欧分/度。外部成本理应由生产厂商承担,但它全部转移给社会、国家和下一代。据估算,中国煤电的企业成本虽然低于风电50%左右,但加外部成本后的“社会全成本”则高于风电50%以上。
 
  来自绿色和平组织(中国)与香港中华电力集团共同提出的环境报告公开承认,该公司2004年因燃煤发电排放二氧化碳达6055万t,(其中内地电厂排放2073万t);导致的外部成本达300亿港元,是集团82亿港元盈利总额的3.5倍,与集团307亿元销售总收入相当。如果以此来看我国燃煤发电的外部成本,其数量之巨大相当惊人。2004年我国人力发电量为1.8万亿度,若按香港中电集团煤电外部成本的水平来推算,我国大力发电的外部总成本将达1.3万多亿元,成倍地超过整个电力系统每年创造的GDP总额。由于我国火电的燃煤利用效率和清洁度总体明显低于香港中电集团水平,因此,这一推算可能并不过分。
 
  两类能源外部成本的巨大差别提示人们,在新能源的成本核算、价格核定和税率制定等政策设计上。必须充分考虑其“企业生产成本高、社会总体成本低”特点,绝不能采用与常规能源一样的思维方法。要从降低社会总成本、保护国家、社会和下一代等全局利益出发,把新能源作为一种特殊产品或“准公益”产品来对待。就是说,为降低社会总成本支出。
 
  社会应当为购买新能源支付高于常规能源的价格。这就要求,在新能源发展初期,其政策设计虽然应当遵循市场经济原则,但更要发挥国家意志作用,通过政府投入、税收减免、信贷优惠等办法进行直接经济支持,同时,通过强制上网、价格分摊、社会购买等办法进行行政强制,将新能源成本高于常规能源的部分转移到购买者身上。实际上,德国等欧盟国家对风电等新能源发展正是采用这种政策设计思路。
 
2采取新政策
  采取新政策主要是结合《可再生能源法》的施行,学习和借鉴欧盟相关政策经验,发挥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优势,采取系统、配套政策。通过政府和社会双重推动,对新能源产业实行全过程全方位的支持和鼓励。
 
  (1)在产业前端,支持技术设备研制。重点是大力培养技术人才,积极引进关键先进技术,组织社会力量开发或与国外机构联合开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加快技术装备国产化,提高新能源制造业水平。对此,国家要予以资金直接投入、低息免息贷款、税收减免、加速折旧等支持。在这方面,近期应当把大功率风电设备国产化、太阳能电池硅材料国产化和扩大光伏发电应用等放在突出位置加以大力支持。
 
  (2)在产业中间环节,支持生产销售。重点是推行强制上网制度、生产配额制度、分类上网电价制度和费用全国分摊制度,目的是通过将新能源成本高于常规能源的部分转移到使用者身上,给予投资者清楚和稳定的回报。对此,国家要从全社会利益要求出发,充分利用法律和行政手段,保障经济措施的实行。在这方面,近期要把新能源发电并网技术、新能  源利用与建筑一体化和小区建设相结合等放在突出位置加以大力支持。
 
  (3)在产业后端,支持社会消费。重点是推行绿色能源的强制配额制度、自愿消费动员制度和消费补贴制度,目的是在全社会形成清洁能源消费风气。对此,国家要通过引导舆论宣传,强调全社会环保责任,倡导和鼓励全社会开展清洁消费,并要求政府机关带头消费绿色能源、购买“绿电”。在这方面,可以学习国际上的二氧化碳减排机制做法,在国内推行“碳排放交易计划”,刺激“绿能”生产消费。
 
  (4)建立产业发展基金,支持新能源重点领域和环节。基金来源:①三峡工程完工后,可将“三峡基金”转为新能源发展基金,并可适当提高基金提取标准;①从提高后的矿产资源税中提取一定比例作为新能源发展基金,①对常规能源消费带来的社会成本进行适当征税,其收入部分作为新能源发展基金,部分用作支持生态环境保护,新能源发展基金,重点用于新能源教育培训、技术开发、设备国产化、“绿能”生产成本补贴、“绿能”消费补贴和边远地区农牧民新能源开发利用援助等。
 
  (5)搞好产业宏观调控,改进政府管理监督。国家要明确新能源中长期发展目标和分步实施方案,勘查全国新能源资源储量状况,对新能源重大建设项目进行统一布局,建立新能源产业技术标准和市场准入规则,制定新能源成本定价指导原则,监督新能源法规、政策、规划和标准的执行。这些宏观管理措施要贯彻到各级政府执行行为之中。特别是要将新能源发展作为重要的绿色GDP指标,纳入各级政府的业绩评价和考核体系。需要指出的是,当前的政府推行的风电特许权招标制度,主要采用了市场自由竞争的原则,可能导致企业相互压价、恶性竞争,在风电的初期发展阶段不宜广泛采用,应当加以改进。
 
3建立新体制
  就是要改革现行能源管理体制。建议中央成立能源部,负责国家能源法规、政策和规划的起草、制定,统一协调全国能源经济运行。印度政府在煤炭部、石油与天然气部和电力部等能源管理部门之外,专门设立了非常规能源部。我国则可在政府能源机构中,设立相对独立的新能源专管机构,以强化新能源发展的指导和管理。同时,以电监会为基础,组建统一的能源监管机构,负责全国能源市场监管。省及以下可以不再设专门的政府能源管理机构,主要通过发展各类能源协会和商会,作为企业与政府间的中介与桥梁,发挥其在行业管理和自律方面的作用。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我国新能源产业中民营企业多,更要注重培育和发展各类基于企业自身需要、自主自立的民间协会、商会。国家要制定统一、公开、公平的能源市场准入规则,对各种所有制能源企业主体实行平等政策待遇,打破垄断,鼓励竞争,建立规范、有序的市场秩序。
 
有理由相信,有了上述新的观念、政策和体制。在我国新能源产业的科研、制造、生产、消费和宏观管理监督的全过程,一定会逐步形成良好的运行机制,推动和实现新能源的大发展。

>  




    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请您注意: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本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版权所有·北京英康达科技有限公司 永久域名:www.21ce.cc 英文网站- China Clean Energy Network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君永律师事务所 CopyRight(C)2008-2014 21ce.cc All Rights Reserved
ICP 11001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213号